办银行卡卖给骗子“过账”,小心涉嫌犯罪!

2021-12-29 23: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604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玉凡 通讯员 栾云海

11月 6日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出了一期反电诈的节目:被宰杀的爱情。节目中,涉及电信网络诈骗的操盘、编写话术、养号、实际操作、买卡取款等一系列黑灰产业链,其 “专业化”程度让人触目惊心。提到电诈分子和他们的 “帮凶”,不少人恨得牙痒痒。很多人心中也有疑虑:这些为虎作伥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近日,记者采访了岛城反诈民警后得知,这些电诈分子的 “帮凶”,很可能就隐藏在你我身边。或许一句简单的提醒,就能拉回即将走上歧路的他们。

将银行卡借给他人转账  心存侥幸

今年9月,城阳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反诈中心接到上级推送的一条线索:河北省三河市一名女子被骗走20万元,当地警方经过侦查发现,被骗资金曾经转到过吴某的银行卡上,吴某经常在城阳区活动。

《刑法》规定,自然人或者单位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构成帮助网络信息犯罪活动罪(以下简称“帮信罪”)。种种迹象表明,吴某很可能把银行卡租借或卖给了诈骗分子使用,涉嫌“帮信罪”,反诈民警立刻围绕吴某展开调查。

经过摸排,在正阳路一家便利店当店员的吴某被抓获。面对反诈民警的询问,吴某对自己名下的银行卡交给他人使用的事实供认不讳,吴某一直想找个轻松的兼职,在网上寻觅时,联系上了一个神秘的“中介”。这个“中介”告诉吴某,可以去办理银行卡交给他人转账使用,这样既能帮别人避免“风险”,还能挣“手续费”。26岁的吴某经不住诱惑,开始了挣“手续费”的兼职。

“卡农”的背后团伙浮出水面  昔日梦碎

警方判断,吴某的背后,很可能有一个层层分工的电诈分子转账洗钱团队,吴某只是最底层把银行卡给他人使用的“卡农”。这个团队中,应该还有不少和吴某一样的“卡农”。民警继续询问,吴某交代,他在崇阳路一小区内刷过卡。民警立刻赶到这个小区,发现吴某刷卡的地方是一处日租房。民警找到房东询问,很快落实曾在此租住并帮吴某刷卡的,是一名叫杨某的男子。

杨某非常狡猾,多次变换租住地点。10月21日,民警锁定杨某藏匿在一处日租房里。当民警进入日租房时却发现,屋里除了杨某还有一男一女。民警将三人控制并带回,杨某很快供认了利用他人银行卡,多次帮自己的上线转账的行为。警方也很快查明,屋里的一男一女分别是“卡农”蔡某和“中介”苏某,两人都从事着涉嫌“帮信罪”的不法行为。

警方查明,蔡某是一名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他也是在找兼职时发现了这条“轻松之路”,自己只要配合刷脸、刷指纹就行。蔡某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即将面临严惩。

00后“卡农”小情侣落网  后悔莫及

反诈民警判断,帮助过杨某的还有更多人,很快发现了杨某还使用过魏某(20岁,本市人)和魏某某(女,21岁,本市人)的银行卡转账。

民警围绕魏某和魏某某展开调查,发现两人是一对情侣,家住李沧区北部同一社区,在城阳区开了一家公司。前几年,两人家里刚拆迁,每家都分了至少两套房。身为拆迁户,还有自己的公司,两人日子应该过得不错,会因为这成百上千元的小钱触犯法律?民警起初有些迟疑,可随着调查的深入,两人的疑点不降反升:2020年以来,两人的公司几乎没有经营活动,刚离开校园的他们花钱大手大脚,还有一辆花费了数万元改装的轿车。

10月底,民警在魏某和魏某某的住处找到了两人。民警还没问几句话,两人就明白是因为银行卡的事。两人被传唤到公安机关后,很快供认了办卡出售给他人使用的行为。据了解,两人虽然家中拆迁分得数套房产,但刚离开校园,尚未积攒下属于自己的财富,却又被高消费吸引,一个偶然的机会,魏某发现了办卡给他人转账的“商机”,自己尝到甜头后,又把女友魏某某拉下了水,两人办理了至少八张银行卡给别人转账,直至落网时,两人后悔莫及。

“帮信罪”向校园蔓延  让人警醒

警方在这起案件里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接近九成是90后,还有几名00后。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曾做过统计,自2020年以来,青岛办理的帮信罪案件数量明显增长。从2020年到2021年一季度,青岛市检察机关受理审查逮捕的这类案件人数,位居所有刑事案件的第3位。“犯罪嫌疑人年龄及文化程度偏低,且大多数并非从事互联网相关工作。”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帮信罪的涉案人员从年龄情况上看,20岁至30岁的人员占六成。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33%的帮信罪犯罪嫌疑人具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一线办案民警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这些人当中,还有不少是在校大学生。“他们没有经济来源,但有些人有超前消费意识,看上了价格昂贵的电子产品、化妆品等消费品,在寻找兼职时,往往会被不法分子发布的招募广告打动。”民警告诉记者,一部分大学生经不起诱惑,加之法律意识淡薄,抱着“这么多人办卡给别人用,警察找不到我”的侥幸心理,走上了歧路。殊不知,每办一张卡,每一笔转账流水都会留下痕迹,都是参与不法活动的证据。

被追究刑责+黑名单  后果严重

针对帮信罪低龄化的特征,办案民警呼吁广大年轻人树立正确的消费观,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可以通过奋斗取得,世界上没有捷径,来得快的东西,必然去得也快。办卡给他人消费,也许躲得了一时但躲不了一世,迟早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大家如果发现身边的亲友透露出 “手头紧”“想挣快钱”之类的念头,一定要及时告知,不要将自己的手机卡或者银行卡出租或者出借给他人使用。

据反诈民警介绍,除了受到刑事处罚,涉帮信罪犯罪嫌疑人的个人信用将受到严重影响。山东省公安厅联合省通信管理局、人民银行济南分行制定《山东省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不良信用通信、金融用户管理办法》,明确不良用户认定范围,加大惩戒限制力度。非法买卖银行卡的不良信用金融用户,将会面临“5年内暂停银行账户非柜面业务和支付账户所有业务,不得开立新账户”的惩戒措施,非法买卖电话卡的不良信用通信用户,将会面临“2年或5年内停止办理各类新入网业务,除保留一个手机或固定电话号码外停止其他一切业务”的限制措施。这也意味着,涉帮信罪犯罪嫌疑人五年内再也无法在任何银行用自己身份信息开设账户,暂停银行账户非柜面业务和支付账户所有业务,手机上的支付宝、微信转账功能都不好使了。

多方携手预防“帮信罪”  保驾护航

为了打击预防帮信罪,特别是预防此类犯罪向校园蔓延,青岛各级各部门都在不断推进防诈进校园活动。城阳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要求各单位把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工作上升为“一把手”工程,全面落实打防管控各项措施,召开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集中攻坚行动会议,成立行动攻坚小组办公室。

城阳公安分局联动高校,创新建设新型违法犯罪作战中心驻大学工作站,聘请 “反诈辅导员”60名,宣传覆盖在校师生6.4万余人,累计处理预警信息490多条并全部成功;城阳公安分局全力推动国家反诈中心App和青岛反诈云盾程序安装,成立8个电诈宣防督导组,组织全区公安机关广大民辅警注册,城阳区教育体育局按照学生带动家长、家长带动亲友的工作方式,将国家反诈中心App二维码发放给学生,按照一个学生带动两个家长,一个家长带动10名亲友,积极安装注册。城阳公安分局正积极发挥公安机关“急先锋”“教官团”的作用,串联各方,积极创新宣传手段,综合利用各类社会资源,形成反诈宣防合力。

337p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